RPS都是绝路

求不得。放不下。

夜深了,万籁俱寂,推开门以后一片漆黑,只有猫的眼睛绿幽幽的亮着,不管多少次伍嘉成还是觉得有点瘆人。按亮顶灯,猫凑过来蹭他的腿,伍嘉成抱起猫,小小声问:“他睡了吗?”
猫不知道听没听懂,细细“喵”了一声。伍嘉成挠挠猫下巴,把她放在沙发上,卧室的门推开一个小缝,黑暗里一个人抱着枕头正睡着,伍嘉成觉得好玩极了,刚认识谷嘉诚的时候,他可没有抱着东西睡觉的习惯。
伍嘉成把门关好,自己去洗漱。刚录完节目急着回来,连妆也没卸,可他还是睡了,伍嘉成搓脸的动作也有点不仔细,草草卸了妆刷了牙换好睡衣,进屋之前还特意把室内的温度调低了一点,免得热醒。
他没舍得开灯,仗着自己视力好,摸黑坐到床边,尽可能轻地把谷嘉诚手里的枕...

一大早就开始发梦,但我真的很想看他们上个轻松的生活类节目。
也很想吃🍓了(。

伍嘉成坐起来的时候也有些迷糊,这一晚睡得太甜蜜太踏实,他还有点无法从睡意中脱离。外面天光似乎已经放亮,丝丝缕缕透过窗帘的缝隙挤进来。谷嘉诚被他的动作带得哼哼了两声,脸向他的方向埋过去,但仍旧坚持没醒。伍嘉成掰开扣在他腰上的手塞回被子里,又帮他把被子盖好,自己刷了牙,走到楼下去做早餐。没多久又有别人也起床了,轮流表达了对他厨艺的赞美。好不容易有人接手,他又上楼去,谷嘉诚已经坐在床边揉眼睛,后脑勺还有一撮头发是翘着的。伍嘉成一边打开箱子翻衣服一边跟他讲话,什么“快起床”,“下去吃饭”,“你要吃什么”,“要不要给你煮个蛋”,...

感觉猫的戏比我砰还多(。

门一打开,一股凉风就灌了进来。
伍嘉成从厨房里探出头,“回来了?”
谷嘉诚应了一声,在鞋柜里找拖鞋,黄猫蹭到他脚边打了个转,留下一点毛茸茸的触感。白猫照例蜷在沙发扶手上,半阖着眼,像一个温柔沉默的守护者。谷嘉诚把背包丢在她旁边,也不过换来她抬眼一看。
他一边洗手一边听伍嘉成讲菜谱,伍嘉成的声音穿过墙壁,在流水的哗啦哗啦里若隐若现,“…阿姨…留菜……胡萝卜…土豆…牛肉…”他心不在焉的搓着手,听伍嘉成下了结论,“我们就吃咖喱好不好?”
当然好。
他一年下来倒有大半年都在剧组吃盒饭,剩下的时间也很少自己开伙,更不要说伍嘉成做什么菜都好吃(至少他是这么觉得)。沙发上两只小猫正围着他的背包...

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脑补到他俩。
好像是在等车/飞机or什么其他交通工具,伍嘉成穿一件口袋在肚皮上的卫衣,手塞在口袋里,兜帽底下扣着鸭舌帽,小脸藏在两层帽子里面。谷嘉诚站在他面前,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,谷嘉诚突然凑到他帽子底下去吻他。
现在想想还觉得甜得翻倒。

没头没尾没有逻辑,只是想让你们感受一下甜,嘻嘻

虎伽的长辫子真是飘逸得令人心动

除草除草

“哟,总裁来了。”
伍嘉成窝在沙发里,抬眼看着刚进门的谷嘉诚,唇边一丝笑意若隐若现。
谷嘉诚装作很镇定的样子换好了鞋,坐到他身边,假装不经意问道,“那我新发的那组呢?哪个好看?”
伍嘉成顾左右而言他,“哪有新发的?我怎么没看到。”说着作势要起身,然而被谷嘉诚一把揽住腰摁在沙发上,鼻尖快要贴到睫毛,“就是刚才发的,好不好看?”
伍嘉成看着他松松垮垮的T恤大裤衩,头顶毛渣渣的,还带着黑框,简直想揉一把。他忍不住又凑得更近了些,小声说道,“没有本人好看。”

下一页
©RPS都是绝路 | Powered by LOFTER